<small id="qddvy"><code id="qddvy"></code></small>

  • <dd id="qddvy"><output id="qddvy"><strike id="qddvy"></strike></output></dd><acronym id="qddvy"></acronym>
    1. <ruby id="qddvy"></ruby>
      1.    
         
         
         
         
         
        知識產權會終結嗎?
        發布時間:  |  點擊次數:1738 

        作為知識產權的天敵和惡鄰,山寨與惡搞都曾是引發法律監管層陣痛的舊傷,二者之間誰的精神力量更獨立更有智慧。比如周星馳的《大話西游》到底是不是部「山寨片」?這本身就是值得探討的法律問題。廣東話里還有一個更形象的說法,稱惡搞是撓您的心窩子,山寨是撓您的胳肢窩。以山寨為例,山寨=粗糙模仿+劣質功能?5年前這個說法也許對,但現在就大錯了。本來,你我還以為它僅僅限于數碼、包包甚至計生用品等領域的時候,結果它已然擠進了文化圈、學術圈、娛樂圈,更甚是公號圈。無人不山寨,似乎已經成為一種生活態度。可問題是,法律制度層面的知識產權制度到底能不能有效制止這類知識產權上的侵權?在本文作者看來,如果從「情懷」和「分別心」的角度來看,知識產權的存在不再是為了謝絕「惡搞」,打擊「盜版」,而是為了將「盜版」和「正版」區分開來,使「盜版」和「正版」的受眾各取所需。這更多的是從情感的意義上來考量,而非單純的從實用主義的角度來考量的。如何從實用主義角度去理解知識產權的作用呢?

        知識產權會終結嗎?

         

        馮象老師在其《知識產權的終結——“中國模式”之外的挑戰》一文中談到:

         

        “知識產權正在消亡。至少……有權在一切‘文明國家’接受官方的敬意和保護——那一類知識產權,業已走到了盡頭。”

         

        我亦認為現有的知識產權模式因其局限性正在消亡,但是我稍樂觀地認為知識產權會以另外的模式出現而不會徹底消亡。至于另外的模式是什么我現在還不能斷定,但知識產權仍會存續下去卻是我相信的。

         

        現有的知識產權模式為什么正在消亡,馮象老師有精辟的論述,有興趣的可以去仔細研讀該文,在此就不再詳細論述,只述其要點。

         

         

         

        馮象老師認為:

         

        “侵犯知識產權已經成為‘我們每天的面餅’,‘盜版’成了人們問心無愧的生活方式”使得“盜版”有了極其旺盛的需求。再加上互聯網和外包業務的興起使“盜版”和“山寨”變得輕而易舉、成本低廉,現有的知識產權保護模式已應接不暇,且成本高昂難以為繼。雪上加霜的是,對知識產權的“低度保護”已經成為“后發展國家”對“先發展國家”在全球化競爭中取得優勢的重要手段,想在全球范圍內形成保護知識產權的合力已不可能。

         

        綜上,馮象老師認為現有的知識產權保護模式終將被放棄。

         

        本文的論述重點則在于知識產權為什么不會終結。要清楚解答這個問題,有必要先了解一下知識產權侵權為什么會存在,我將從國際和國內兩個方面來論述。

         

         

        就各個國家而言,國家與國家之間是存在巨大的技術差距的,而這種差距導致了各個國家在參與國際競爭時的競爭力是不同的。“握有技術優勢”的國家在國際競爭中占有絕對的優勢,牢牢掌控著產業鏈中最能獲得財富的部分,而他們恰巧也是現有知識產權制度的奠基者和最堅實的擁護者。處于“技術劣勢”的國家則很明顯的在產業鏈中獲利最少而承受的損害最多,他們恰恰是最不愿意遵從現有的知識產權制度安排的。更為有喜劇色彩的是,即使是同一個國家在不同的發展階段對知識產權的態度亦是不同的,最明顯的例子便是美國。美國在發展之初在其不握有技術優勢的時候曾是西歐先進工業技術最大的“山寨國”,亦可謂最大的“侵權國”,是當時國際上保護知識產權最為不利的國家。然而世殊時異,當時的“山寨之國”在“執科技創新之牛耳”后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亦隨之熱衷起來,并且越來越嚴厲——更確切地說是對其他國家越來越嚴厲。由此觀之,就國際而言,我們可以看到現有的知識產權制度不過是“握有技術優勢”的國家對“技術劣勢”的國家保持技術優勢和競爭優勢的手段而已。

         

        但是每個國家都有發展經濟的強烈愿望,沒有技術優勢的國家誰也不想在產業鏈的低端苦苦掙扎,永遠受擁有技術優勢的國家的技術“剝削”,他們也想成為“握有技術優勢”的國家。可是又能怎么辦呢?自力更生,自主發展技術是根本的解決之道。但太漫長、太艱難、亦成本太高。不若對知識產權的保護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來得方便快捷。這是中國的對策,亦是全世界想要發展經濟的“后發展國家”的對策。誰又能辨別誰對誰錯呢?可以預見的是當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成為握有技術優勢的強國時,他們將成為現有知識產權制度最強有力的維護者。因為總有相對來說不握有技術優勢的國家想要突破現有的技術壁壘來獲得技術優勢,這是一個難以拆解的循環。

         

        既然現有的知識產權制度無法阻止“技術的非正常轉移”,不正說明知識產權制度正在消亡嗎?其實不然,知識產權制度就像“三峽大壩”一樣,沒有大壩的阻擋水都流走了,但是有了大壩就能留住一部分水,壩越高則留住的水越多。同樣沒有知識產權這個“大壩”的存在,“優勢技術”的水恐怕早就流光了。建立知識產權制度不是為了阻止“優勢技術”的外流——事實上也做不到。而是希望流的少一點、慢一點、技術優勢保持的再長一點。只要有技術的差距,只要有國家想保持技術優勢,相對的只要有國家期望獲得優勢技術,“知識產權的大壩”就不會消失。

         

        如同國際知識產權侵權一樣,國內的知識產權侵權頻發的原因在于各個擁有先進技術的主體和渴望擁有先進技術的主體存在著類似于國家之間的博弈,在此就不細述了。同樣的,知識產權在此時依然是作為“大壩”而存在的,有技術的差距就有“大壩”存在的必要。

                 

         

        知識產權侵權的另一大原因在于:

         

        由知識產權所衍生的產品的消費者的消費層次是不一樣的,因而有對“正版”的需求,就有更旺盛的對“盜版”的需求。有對優質產品的渴望,就有對低端產品的熱衷。

         

        其實所有的產品制造者都有一個思維的誤區,即將所有對該產品有需求的人都視為產品的消費者。但事實上某一產品最主要的消費者只是那些對產品有強烈興趣,而購買又不會對自己的生活產生太多不利影響的人。其他大多數人或興趣還沒有濃厚到愿意掏錢,或有興趣但沒錢可掏,或兩者兼而有之,他們其實并不會購買該產品。如果此時出現一款類似產品,功能差不多而價錢又在可接受范圍內,我想會有相當多的人愿掏錢購買,即使他們明知這是“盜版”或“山寨”產品。

          關閉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網站地圖 郵箱登陸            Copyright?2011 Guangdong Leader Law Firm.All Rights Reserved 電子郵箱:cuiqiongsi@126.com
        118kj开奖現场